最近几天,给手机里放了很多以前已经听到厌烦的周杰伦的歌。

每天晚上熄灯后,让思绪随着音乐的流淌,掠过记忆的每一片角落,去怀念那已经逝去的时光。

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中学时期让我痴迷不已的歌手。

我一直认为《叶惠美》是周杰伦的巅峰之作,当然也有人,比如呼延远方同学,他认为《范特西》是周杰伦最好的专辑。

自《叶惠美》后,周杰伦的专辑质量每况愈下,不过这里要说的却正是《叶惠美》之后的作品。

这些作品里藏满了我从初三到高三的记忆,一段仓皇成长的记忆,一段已经远去的记忆,一段美好明亮的记忆。


七里香

七里香

初二升初三的暑假,有天打开电视,正在播着周杰伦的 MV,仔细一看,竟然是新歌,叫《七里香》。

当时只记住了一句「雨下整夜…」,旋律却不停的在脑中环绕着。

开学后马上买了盘磁带,看着歌词听着歌,晚上躺下后把磁带转了一遍又一遍,那是开学的第一天,周一。

周三我爸突然来到学校,要我转学,马上收拾东西离开,我想起《七里香》磁带借给了隔壁宿舍的朋友,然后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来到新学校,第一次写作文,把这张留给了朋友的《七里香》写进了作文,同学间互相修改,任杰同桌俩史无前例的给我的作文后面上写下了比作文还长的评语,让我们号称年轻貌美的语文老师大吃一惊。

刚到新学校时,不习惯新的环境,一个人也不熟识。

有天听到有人在哼着《七里香》,转过头去,这个人是李朝朝,和同桌严荆荆分享着一个耳机。

当时班里听周杰伦的人真不少,有书皮上都是周杰伦的贾怡昕,有第一次跟我说话居然夸我字好看的贺亚希。

认识了也刚转来这个班的呼延远方,第一星期换了三个宿舍后,我俩换到了同一个宿舍。

当时的呼延远方还是个纯情少年,也爱听周杰伦,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女孩,每天的中午下午拉着我躲在宿舍,坐在上铺的床上,一边听歌一边看着校园,看着对面教学楼里的人,当然他估计是在瞄那个女孩。

有时会叫上任杰,我和他研究着写一本以呼延远方为主角的小说,我俩刚合作写完了一本很恶心的小说,记得是叫《花谢花又开》。

上高一后第一个星期,一个下午和任杰走到学校下面的河边,坐在河沿上,他一边抽着烟一边说,他喜欢一句刚从书上看来的话,什么青春随着烟灰的飘落灰飞烟灭,然后我们两人都开始大笑。

整个初三生活都像是一本青春小说一般,一片明亮。

高一一次植树后和朋友们去玩,爬上很高的田埂,站在河堤上,迎着微风,看着春暖的河流,崔娴说现在这个意境最适合听《七里香》,我吃了一惊,转过头去告诉她:我正在听。

是的,我正在听。


十一月的萧邦

十一月的萧邦

前几天周六的晚上,我告诉田源,我正在听《十一月的萧邦》,听着听着就似乎回到了高一第一次中期考试的时候。

高一第一次中期考试?这是多么久远的事了,2005 年的 11 月左右。

中期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对面的那个音像店里,预订了周杰伦的新专辑。

第二天第一堂语文考完,飞奔出考场冲向音像店,看着老板笑咪咪的拿着一箱货走回来,迫不及待的让他打开箱子,拿到了《十一月的萧邦》。

飞奔回宿舍,众人兴致高涨,不知那里弄来个劣质音响,全都挤到了我的床上听歌,要知道当时我是睡在上铺的。歌词被抢成一片,这种听歌的盛景,现在想来真是吃惊,在以后的时光里,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景象。

刚听到《发如雪》时,不由的说这首真好听,待到最后「铜镜映无邪,扎马尾」响起时,我再次惊呼这首也太好听了,众人忙说低调低调别打扰我们听歌。

后来写那本小说《铜镜映无邪》时,曾就小说该叫「铜镜映无邪」还是「扎马尾」与同桌讨论半天。等到再听完《黑色毛衣》,我说就凭这两首这张专辑就值了。

现在想起当时的那个情境,真的很神奇,因为大家竟然史无前例的,在考完试后,没有聚在一起对答案,而是聚在一起听歌。

后面几天考试,一直听着《十一月的萧邦》,导致现在一听这张专辑,就想起了当时考试复习的情景,坐在操场石阶的最高处,或是绕着操场转圈,背诵着历史课本。

整个高一的时光,超人坐在后面天天唱着《枫》,用一首《世界末日》去参加歌唱比赛,每天和贺欣打情骂俏,我则在只看过一本《哈利波特》后,就装作很专业的与贺欣争论,每天的无聊就这样被打发了。

铜镜映无邪,扎马尾,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依然范特西

依然范特西

高一生活结束,升入高二时进行了分科,我们班被拆散,同学们各奔四方。

我进入了一个新的班级,面对着陌生的环境,恐怖的是这个环境里别的人还都很熟,而我是一个外来者。

每一个新学年的开始,都意味着又能听到一张新的周杰伦专辑,所以我又开始了新的等待。

新专辑的第一首歌叫《千里之外》,首播后的第二天中午放学,浪费掉整个午休时间,和曹跑到水世界去听这首歌。

就从那个时候起,开始玩 NBA LIVE,那时玩的是空接很夸张的 06。刚开始时练无聊的灌篮,然后看着键盘打比赛,到了后来终于可以不看键盘熟练的完成一场比赛。

知道新专辑叫《依然范特西》时,多少有些失望。专辑 9 月 8 号发行,曹说这是因为「待到秋来九月八,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时候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好像正在万众期待之中就要上映。

有一个期待的日子总是快乐的,就像是在一片混沌之中给自己悬起了一盏希望。

预订专辑的我得到了一张很大的海报,有四个周杰伦的那张,很漂亮。

拿到新专辑后,开始了又一轮的洗脑活动,让新鲜的音乐充斥大脑,然后将听歌时的那段生活也深深刻进大脑,每当听到一段熟悉的旋律,记忆总是不由的回到一段过去的生活之中。

现在一听《依然范特西》,总回想起坐在第四组的第一排角落里,或是在寒冷的早晨把展板抬到校园里,或是中期考试时在黑板上写下「Just do it」再画一个耐克的 Logo,虽然过去了很久,记忆却如此清晰。

还记得当时认真的学唱《千里之外》里那句轻快的 Rap ——

闻泪声入林寻梨花白只得一行青苔,天在山之外雨落花台我两鬓斑白。

如今这些记忆,早已斑白。


我很忙

我很忙

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高三校园,周六放假,校门口聚了很多人,可就是不开门,同学说再不开门就能拍《监狱风云》了,我说不对应该是《越狱》。

最忙的高三,周杰伦专辑很配合的取名为《我很忙》。

专辑未发行前,借来田源的 MP4,大半夜的躲在被窝里,看完了《不能说的秘密》。现在一听电影配乐,就会想起站在高三教室的门前,看着面前的秋雨绵绵。

把电影原声下到 MP3 里,不停的听,学着电影里的情节,晚自习下后在李泽的桌子上用涂改液写字。

某一个晚自习的课间,预订的《我很忙》被送到了手里。

写过一篇随笔叫《溺死在音乐中》,题目被老秦用红笔勾了出来。

某一个课间听到《彩虹》里的那句「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的着」时,突然很振奋的坐直了身子。

某一次模拟考试的前一天晚上闹闹在黑板上写下《青花瓷》的歌词,上课后坐在第一排的我往瓶盖里倒满水然后泼向那些字问意境怎么样,不料此时老梁龌龊的脸闪现在教室门口。

每一次课间操下后和李博三以慢跑的速度绕操场转然后互相提醒慢一点我们在散步,每一次考试前的夜晚熄灯后躺在床上整个宿舍玩歌曲接龙因为第二天不用早起,每一个下午拿着本书站在教室前准备学习却每一次都看着篮球场到上课。

宿舍里边听歌边谈论《最长的电影》里那句「再给我两分钟」,为什么是「两分钟」,要两分钟能干什么。

整个宿舍吃完散伙饭后头痛欲裂的晚上,自由复习时突降大雨的傍晚,阳光慵懒的午后。在那个惨烈的夏天,大雨天签完字后走出高三校园。

所谓高三,再也不见。


单纯一些,简单一些吧,别让自己这么快被前方的世界同化。

毕竟,我们有过这么美好的青春。

青春,清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