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会儿就是新的一年了,躺在床上听着卡农,等待着 2009 年的到来。

在这将要跨年的夜里,把这几天在纸上写的一些东西打出来,送给 2008 年。

很久没在纸上写东西,想起以前上学时写随笔的时光,很怀念。上了大学,不用整天坐在教室里,也没有了写东西的心思。也许总有一天,拿起笔,面对着一张白纸,然后脑中空白一片。

人生中有些时间段,我们称之为分水岭,2008 年就是这样一段时间,从中学,到学生。

6 月 8 号的那个下午,考完英语,面无表情的走出考场,不知该想些什么。学校对面书店,买下那本科比封面的《鞋帮》,回到房子去拿东西,在我把钥匙转了无数次,还是打不开房间门时,突然不由得笑了。

午后的阳光还是很毒,后背火烫,我只好弃,拔出钥匙,向火锅店走去。

喝了几杯啤酒后离开,再一次回到房子,终于打开了那扇门,把东西塞进包里,正要离开,接到了李博翔的电话。

我记得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劳资现在很迷茫」。

那一刻起,我也开始了迷茫,猛的意识到,高中三年就这样结束了。

4 月 15 号从山顶下来后,我和石松把学校旁的河边走了个遍,后来每次模拟考试间隙,都到河边去走走,触摸着河水,拣片石头打个水漂,无所事事,又匆匆忙忙。

三月火箭与湖人的比赛,周一凌晨,大半夜拿着手机上网。正月十五晚一个人走回学校,到宿舍时惊喜的发现,大家正在煮汤圆。2 月 14 号开学那天,晚自习没上,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乱转,看散落一地的玫瑰花瓣。

1 月 1 日,高三足球联赛半决赛,21+22 班与 23+24 班的比赛,我们称之为「元旦大战」。

整个暑假大部分时间,窝在家里,大部分时间用来睡觉,清醒与朦胧中,一日又一日,下午拍着球听着歌,走很长的路,不见人迹才回家,晚上很晚也睡不着,眼睛的疼痛中,消磨着时光,像是与世隔绝。那漫长的暑假,如同一副干净的素描。

已经决定补习,却又被录走后,我突然对大学没有了一丝向往。薛咪说她要去山西了,兴致勃勃的跑学校去考察,她说那是个「鸡飞狗跳」的农大,而我当时正捧着一大瓶可乐,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昏昏欲睡。

以前总想着大学报志愿一定要报一个很远的地方,可真到报的时候,还是随波逐流的选择了西安。

想象中,总觉得西安是个好地方,千年古都,城墙庄严肃立,落日斜照时,该是怎样一种景致。走在街上时总在想,千年前的李白,是否踏到过我脚下的这块地方。班里一个绍兴来的女孩,大家都问那个鲁迅的「早」字,而我则总想问问江南的景色,也许,这就是书本的神奇之处吧,能让你对一个陌生的地方充满幻想。

12 月 24 号的晚上,从长大回来,钟楼人山人海,突然想起一句歌词,「世界这样大而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心里想着:你的所有的欢乐悲伤又算什么呢?

2008 年过去了,每个人都有着太多记忆,生活还在继续。

上初三时,一个人走着回家,天色渐渐暗了下去,看不到一个人影,山路上静的可怕,听着孙燕姿的《天黑黑》,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突然间只剩下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