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开始慢慢淡忘

也许,只是这每天的烦恼让你无法逃脱

有那么一段日子

你疯狂的去回忆

更多的时候

你无法呼吸的面对着所有扑面而来的琐事

那记忆中的欢笑、泪水

一天天的在心中模糊起来


只是你偶尔还会想起

你毕竟无法忘记

我们一起淌过那青春的河流

虽然你学会了面带微笑

可是身后那日日夜夜远去的故事却不时的出现在你的梦中

像是一段久远而熟悉的旋律

每当在耳边响起

总是不由的一怔


打着手电筒握着铅笔画画的深夜

平安夜前的下午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看着空荡荡的教室

晚自习下后突然跑出去买一盘磁带

植完树,排成一队,唱着歌,走在路上

那些挤在一张床上听歌的夜晚

单纯的快乐,幻化成最安逸的时光


收到礼物的那个日头淡淡的中午

一句对话就能不知所措的高兴好几天

晚上放学后楼道的拐角

突然醒来的深夜

如同夏夜里听雨那般美好

你的岁月如此明晰又如此仓促


夏天的午后还在教室里不停的洒水

读书声还在操场上那翠绿的柳树间朗朗

突然就在不知是不是早来的秋雨中踏上了高三

那天下午,安静的楼道里,坐在台阶上,听着一首叫《无暇》的歌

水滴从发尖静悄悄的滴落,雨声就那么一直没停


周末的晚上赶回宿舍去住

第二天大清早起来面对空荡荡的校园的美好

下课的铃声中冲向饭堂的身影

雾蒙蒙的雨中站在栏杆旁看着整个校园

那么一片一览无余的小地方

承载了多少人的多少故事


躺在宿舍并起的大床上,校园里已是一片灯火通明

那是高三,却是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课间操时抬头看着三楼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

厚厚的大雪让整个校园沸腾的夜晚

好不容易打一次球没有吃饭的平安夜

趴在宿舍的阳台上看乱七八糟的球赛的中午


一件件的数来

就像是触摸着一件件刻在心底的浮雕

突然间那么的清晰

把手机放在阳台窗户的外面等着短信,寒冷的夜

无数个晚自习起哄的课间

那天爬完山走在河道里的惬意

经历一次地震带来的恐慌与温暖

六月天终究还是来了


在发着短信不知不觉睡着的晚上

在阳光明媚让人无限慵懒的午后

在突然间天阴起来、突然间下起大雨的下午

倒计时牌终究还是变成了个位数

那一方小小的天地终究还是到了要送走我们的时刻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壮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绚丽

人一天天的减少,校园一天天的空旷

终于,再也不见

最后签名那天回学校,大雨倾盆

宿舍乱成一团,那个我们欢喜忧愁了一年的地方

那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客栈

却留下了我们最灿烂的青春


一个个寒冬的夜晚,一个个初夏的夜晚

说过的话语,会不会印刻在墙壁里

梦过的美梦,会不会悬浮在空气中

那个词语,物是人非

伴随着记忆中那个夏天的开始

所有的波澜壮阔终于都归于了平静

而现在,青春,已如此久远


终有一天,不再激情豪迈

终有一天,做事思前想后

终有一天,相信没有永远

终有一天,心情渐渐老去


去习惯远处的世界

生命中的青春与清纯

在 18 岁的门槛外

越来越远,渐渐不见

一切,还是改变了


于是,我突然间开始恐惧

撕碎一切,看不到一丝光明

有那么一段时间

你是不是开始拼命的回忆

有那么一段时间

你是不是开始不停的梦见

有那么一段时间

你浑浑噩噩,找不到任何的方向


我不是想要记着

只是不由得,停下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