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一个社交平台,在设计之初,几乎没人能知晓,它会凝固成什么样的调性,但是各种设计,又确实会隐秘的影响它的调性。

有的地方,你会表达欲高涨,有的地方,你会沉默寡言,却没人能弄懂,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产品的神秘之处,可控,又完全失控。

大家普遍接触的最早的「社交平台」,应该是 QQ 空间。

每个人都有过在 QQ 空间里,恨不得一天 80 个状态的岁月,欢笑忧愁,记录在每一个字符里,想让每个人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多么美好的年少岁月,全世界都应该围着自己旋转。

而随着年岁增长,习惯了偶发的各种情绪,也习惯了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终于会对随时暴露各种小情绪感到尴尬,放弃宣泄式的直白倾诉,开始追求新的心理满足。

至今最喜欢的社交平台,依然是人人网,不知为何,在人人网上,总能随意的表达各种情绪,而没有「精致化表达」的负担,嬉笑怒骂,肆意妄言,毫无顾忌。

无法去设计一个产品的调性,但是产品确实会有生命,会形成自己的光芒。

人人网上思想云集的水平,当然也是最高的,其它产品一比,全都变成了土鳖。每天看到不同的状态,每天在各种「极端思想」中徜徉,「地域黑」是日常调剂,直接训练人迈过了看到不同思想就产生「生理反感」的傻逼层次,很可惜,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迈不过的。

不由得会觉得,那个时代,才叫「时代」,现在呢,一切已是过眼云烟。

朋友圈的出现,一开始是纯粹抄 Instagram,而我就一直把它当成了 Instagram,比张小龙还不忘初心。

举个例子,我从没发过一条「纯文字状态」,甚至一直是只发一张图,即使 Instagram 自己后来都改成了可以发多张照片。人会有一些无谓的坚持,以此来维护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玄乎,又高耸。

而随着朋友圈的深度渗透,终于,它变成了大而全的菜市场,熙熙攘攘,当初类 Path 的设计变得不堪一击,早已很难让人有表达的欲望。它更像是一个人的「公关平台」,而不是「表达平台」。

Faking Smile 很无聊,但是有效,所以朋友圈不会死,只是无聊。

开始时一直很讨厌新浪微博浓妆艳抹的俗气,但是架不住俗气,其实就是这个时代。是的,这个时代叫「俗气」。小清新的腾讯微博也被干倒,新浪微博就垄断了「微博」这个行业。

你很讨厌它,俗,俗不可耐,但是你得去拥抱它,在俗不可耐的世界里发现一点有趣的人,真是个很憋屈的过程,哪像人人网随便一个状态,遍地都是有趣的人。

我就跟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适应它,习惯它,学会实用至上,每个少年苍老的过程。

「精英时代」在 2012 年死去,「点赞」这么一个来自 Facebook 的极其成功的产品设计,正像恶心的扎克伯格一样,彻底粉碎了社交网络世界里所有的风骨。

未来属于谁呢,属于那些金钱时代里修炼成了精的「神经病」,适应它,然后掌控它。比如 Trump。

你没法捅死一个时代,但是你得保持想法,否则你就会被这个时代抹去。

2018,一切继续。

握紧手中的刀,一切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