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isan T2

1.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我们喜欢某个人或事物,只是喜欢他们的大部分特质的集合。

所以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对与错、黑与白、正义或邪恶,所能看到的,几乎都是复杂与矛盾的综合体。但越是低智,越倾向于二元划分,分出英雄与坏蛋,从而放弃思考的痛苦。

2.

老罗在做手机之前,几乎所有事迹都是好评一片,直到开始做手机,网上从此骂声一片。老罗无奈感慨,「从来没有一个如此美好的产品和品牌,遭遇到过如此大规模的误解、诬蔑和诽谤。」

其实,从一个小众领域切换到大众领域,被骂再正常不过。

老罗在这个犬儒国度里脱颖而出,正因其反犬儒的姿态——与「大众」不同,才在小众圈子里受到喜爱——若从小众切换到大众,还能被理解被喜爱,那也不存在起初「脱颖而出」的基础了。

大众即庸众,微博又让人产生与名人对话的幻觉,所以骂老罗,骂港台明星,实在是再美妙不过的阿 Q 式快感。微博促进平权,同时也消解精英。

正如 08 年以前,基本上电影票房与质量还算正相关,当时的电影票价决定了电影还是中产阶级的消费方式。但是团购将电影票价大众化以后,电影票房就基本与质量无关了。同样的——对精英的消解。

这是一个飞速变化的时代,也许是民智提高必经的一个混乱时代。

3.

所以要想让大众不反感,就只能按照大众的「价值观」来,或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让每个人都舒服,或者是一句话也不说遵从「低调」哲学。

老罗只能选择了后者。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乔布斯的性格更加乖戾,但乔布斯的形象从来都是由杂志这样的精英媒体传播的,他从未遇到过微博这样一个让普通人充满力量幻觉的平权媒体。

否则乔布斯「发誓发动一场热核战争摧毁安卓,安卓剽窃 iPhone 技术」的言论,一定会让他的微博下面被刷满「乔布斯重新定义了 SB」的字样。

我们只能怀念当年的那个老罗,并再一次悲伤的确认,他「变了」。

4.

当然,老罗并非完美——虽然这是一句废话。

即使是当年,老罗在演讲中诉说着公司使用正版 Windows 系统的骄傲,但老罗英语培训的网站,却有着明显的苹果官网的影子。

网站对比

但是老罗不会说,大家也不苛求。

因为「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我们喜欢某个人或事物,只是喜欢他们的大部分特质的集合。」

正如 T2 发布会上,老罗再也没提曾经强调过的「摄像头同心圆」。

Smartisan T2

世事太艰难,只能「不说假话」而已。

5.

但我仍然认为 T2 比 T1 更好看,某种程度上,老罗的妥协反而是更希望看到的局面。

在我去年的文章《我心目中的完美的 Smartisan T1》里提到的几点中:

2、不使用左右对称按键设计(T2 机身顶部);

4、手机四个角采用更加圆润的设计;

5、中框处理的更有质感;

7、允许用户更换壁纸(毛玻璃效果);

10、减少 Smartisan OS 的「重」(机身轻薄圆润,系统增加半透明效果)。

以上几点均在 T2 上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实现。同时「3、不使用三实体按键设计」中的虚拟按键设想效果也在坚果手机上得到了实现。

当然,我希望看到的是老罗在自我审美上更大程度的妥协,同时对此保持乐观。

6.

乔布斯之所以是乔布斯,是因为他在自我审美、自我坚持与商业敏感度这三个点上,几乎做到了完美的统一。

iPhone 刚开始也不允许更换壁纸,甚至没有 App Store——乔布斯为了体验的一致性,根本不希望 iPhone 上出现第三方应用。

但这种自我坚持很快被说服——在个人消费品领域,自我审美当然需要与商业考量相平衡。而乔布斯的妥协,也带来了 App Store 所引爆的无限潜力,完全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7.

锤子科技的一些坚持,在 T2 上产生了分裂的局面。

「左右对称」设计在机身顶部被打破,开关键被去掉,名曰「极简」,带来的却是功能上的缺失——锁屏代表着不想再使用手机,应是一个干脆利落的操作,而不该是长按等待,拖泥带水的不确定感。

侧面按键的对称设计得到延续——本应「极简」设计的地方,反而没有精简——系统上可以设定按键功能,更是增加了操作的复杂度。

累赘的左右侧键,如果把某一侧直接设计成开关键该有多好。

8.

可以看出,T2 效果图中九宫格设计的「分割线」效果得到了弱化,正如我所期望的,甚至最终去除九宫格效果,理由在《我心目中的完美的 Smartisan T1》中第 6 点有详述。

毕竟「分割线」是很不「极简」的一种设计。

同时,也希望能将系统中的阴影效果减淡,再减淡——直到肉眼几不可见但感觉上有阴影——不管是 App 图标的阴影,还是设置界面中分类列表的阴影。

还有以前说过的半透明效果,这个已经看到改变,并且我相信会越来越多。

半透明效果与金属高光效果,运用得当,就是「科技感」的来源,是「酷」的来源。

9.

即使锤子科技还在不停的试错与进化之中,但它已然是这个审美残破的国家里,最重视设计的那个科技公司。

虽然设计并未给普通用户带来初代 iPhone 一样颠覆性的震撼感,但它仍然塑造了自己独一无二的设计风格。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里,我们希望看到这样一个公司,高举设计大旗,如同黑暗之中的一柄火把,引领着我们朝着一个更美的、更美好的未来前进。

无论成败,这一切,已经足以在若干年后被人们谈起,被人们追忆。

10.

我仍然记得 2010 年的时候,老罗在腾讯微博上刷着屏,回复着每一个笨蛋的评论,每一条回复都能让人笑出声来。

那真是启迪民智的一个伟大时刻。

在精英、权威、严肃被无限消解的今天,仍然需要用宏大的语言把这些记录下来。

因为生活已经是这样,但我们有幸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人,与我们活在同一个时间段里。

那就让生活,变得不一样一些。